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正文

安徽萧县:合同期内承包农民土地被煽动涨价!谁为农业产业化的合作社埋单

时间:2023-02-16 15:32 来源:江淮燕赵 作者:佚名

核心提示

近日,家住安徽省宿州市萧县刘套镇李圩村的刘光彩在网上公开求助,其儿子刘世昌承包农民的土地被煽动涨价,随后出现阻拦收割机、阻止不让耕种等行为,致使其承包的耕地撂荒...

      近日,家住安徽省宿州市萧县刘套镇李圩村的刘光彩在网上公开求助,其儿子刘世昌承包农民的土地被煽动涨价,随后出现阻拦收割机、阻止不让耕种等行为,致使其承包的耕地撂荒80余亩,其他土地被别人强行耕!多次找村、镇领导求助无果,无奈网上公开求助。
       据,发布的求助内容显示,刘世昌在2022年1月1号与刘套镇冯安村刘场自然村108户村民签订土地承包合同,合计总亩数330.75亩,合同期限10年,每年800元一亩,先种地后付款,在每年的1月1号为付款日。
       2022年9月14日村民张某民在村民群里公开煽动村民每亩地涨200元,如不涨价就要回承包地。
 
群内发布内容如下:
 
       “咱们刘场村乡亲们中午好!为了每一个人的利益,所有被刘圩刘世昌包地的户,咱们是不是该去找他,要求每亩地涨二百元钱,丈量实际面积先交钱后种地。如果意见统一的话:下午就到吴孝伏门口义事一。订好后、多去刘光彩基地找他。
       9月15日上午发动20多家承包户来刘世昌家吵闹。
       
 
       刘世昌报警,后经派出所协商无果。
       他们又去找村委会去,村委会给刘世昌协商说“法不责众”,又说刘世昌的合同不合法,让刘世昌涨价。
       刘世昌没同意村委会的处理结果,坚持按照履行合同,继续找村委会协调。
       第一次协调是陶某礼书记、陈某等村领导到刘世昌的基地协商。
       村干部给出的意见还是“法不责众”,村民都联合起来了不好弄,让刘世昌每亩涨100元。
刘世昌还是坚持按照合同履行,旁边人劝说刘世昌“涨一百吧,陶书记和村领导都来了,这个面子得给!陶书记都说了能说好。
       出于多方面考虑,最后刘世昌同意每亩地上涨100元。
       同意涨价后,村里一直没回复刘世昌结果,最后给刘世昌答复是和村民没谈好!
       刘世昌请求村委会维护他的合法权益。直至玉米成熟刘世昌雇佣的收割机收玉米时,出现20多户村民强行拦在收割机前不让收玉米,报警后派出所到现场也无能为力,民警告知刘世昌这是合同纠纷,他们管不了。
 
       无奈刘世昌继续求助镇领导解决问题。
 
       在徐安村镇领导刘某东、高某、罗某、陆某华和村领导陶书记、陈雷等一起协商处理办法,最后给出的结果依旧是“法不责众”。
       说刘世昌的合同也行,也不行,户家太多,让刘世昌再涨一点,说再涨50能说通,村陶书记说“再涨50能说好,然后村里给刘世昌签个合同,让刘世昌有保障”,这次刘世昌还是同意了村镇的意见,结果说还是没说好,又说农户不仅对涨这些钱不同意,还要以后先付款后再种地,而且要先把地租给了才能收玉米。
       10月18日上午刘某东站长,高镇长,陆某华,刘某找刘世昌协商,经协商按照协商一致要求先把地租足额支付到镇领导陆某华站长手里压着,当时他们说让刘世昌收玉米,种地,村里给再签份合同,如果协商好了镇领导就把地租金支付给户家,协商不成同意把地租金退还给刘世昌,让刘世昌走法律程序,为了不能让玉米坏到地里,只同意了把钱支付到镇领导陆某华站长卡里先压着,并签订了收条协议。
       收完玉米后,10月23日晚村民强行开始粉碎刘世昌承包地里的玉米秸秆。
       10月24日刘世昌拨打相关部门电话,并给高镇长,刘某东,刘伟反映目前出现的情况,被告知协商不好。
       刘世昌请求镇领导,返还提前支付压在镇政府陆某华卡里的刘场村承包土地租金250345元。
      随后镇领导们在镇政府协商出结果,还是说要涨地租1000元,先付款后种地,刘世昌没同意坚持说不能再涨钱了。
       
 
       10月26日上午徐安村陶书记再也等不及了,为了能给自己多增加些收入,从中获利,不得不从幕后走向了前台,从自己经营的合作社给村民提供种子,化肥,农药,不难看出陶大书记的精心操作及幕后隐情,谁是幕后玩家!
 
       八十亩地撂荒不让耕种
 
       12月11日,还有80亩地左右卖完苗木的土地刘世昌想种小麦还不晚,就去地里种小麦,工人来机械到地里旋地,旋了有10亩地左右,有10家村民来到强行不让刘世昌种地。刘世昌又给陈雷打电话,问怎么回事,为啥不让种?不是说好了吗!陈某说他来看看,到现场后给刘世昌说“今天先别种了,我再给村民说说,你回家等我电话”。刘世昌说行,那等你电话。
      
 
       一直等到12月13日下午陈某都没联系刘世昌,刘世昌给陈某打电话问怎么说的了,陈某给刘世昌说好了,问刘世昌什么时候种,什么时候种陈某到地里去。刘世昌说:那就明天吧,天气越来越冷了再晚种不上了。结果到了第二天刚到地里这10多家村民又来强行阻拦不让种,刘世昌给陈某打电话他说来地里,来到地里后陈某给刘世昌说你先回去吧,让我回家等2到3天再种,我在给村民做做工作。结果一直等也没等到回复,期间刘世昌也给陈某联系过说“再晚就中不了了”,陈雷一直说让刘世昌等。
       直到1月5日陈某联系刘世昌说让刘世昌去刘场和高镇长,陆某华,小旭4人在说说看咋弄,刘世昌去了之后被告知,只有两条路。
       第一:按之前说的一亩地涨150元,但是现在的麦地要刘世昌接手。第二:一亩地涨200不接麦地。刘世昌说:今年小麦受冻害60%冻死了,这时候让刘世昌接麦地,明知道要亏钱为什么让刘世昌接地,再说那还有80亩左右的苗地没种上小麦的这个又怎么说,和村里签合同为什么一直不回话。
       谈到合同高镇长和陆莫华,陈某都说村里没法给刘世昌签合同,要签个按之前给户家签的原合同的基础上补充协议,不能保证刘世昌的承包年数和亩数。
 
       乌龙的解决办法,让刘世昌摸不到北
 
       2023年 1月11日下午,在镇文化站里和村、镇领导们再次协商解决方案。
       村书记陶某某拍着桌子说:你就得接麦季,并且现在钱在陆中华已经把钱打到刘场小旭手里了,别的方法没有了。
       迫于无奈刘世昌愿意接麦地,刘世昌说:陶书记你要给签的合同你得签,要是不给我保证,我不同意。结果陶书记问:陈雷能给我保障吗?陈雷说:我没法保障,我不能保障。刘世昌说:你们没有保障我就不同意,地说不好,你们就按之前说好的把我压在陆中华手里的地租钱退还给我,然后我起诉户家赔偿我的损失,我维护我的合法权益。
       随后领导们一起商量直至晚上,能保障承包3年,但是不保证原有的亩数,他没同意。期间多次询问压在陆某华手里的地租钱打给小旭事情,一直强调说不好他们把地租返还回来。
       回复说:这个钱打给小旭他们俩不知道,高镇长和陆中华没给他俩说就把钱打给小旭了。高镇长回复说:别管钱在谁那里,让我们放心,说不好这个钱是不能发的。
       1月13日刘套镇程主任来给我们协商说尽量还是接麦地,并且说同不同意钱都要把钱发下去。我们给程主任说:小麦现在都冻死60%,我们接了地,损失更大,之前村民强行把地种上了,我们的种子,化肥,农药,这些已经损失一笔不少的钱了,后来镇一把手陆书记拍板定的:户家种的户家收,让我们接秋季,树苗地还让我们接着种,都同意的,为了减少损失我们苗木地卖完有80亩地左右,我们想种小麦,村民还是强行不让种,村里陈某说给户家做好工作了,结果还是不让种。我们现在不接麦地了,坚持还是按照陆书记当时定的方案去做。并且我们再次强调,村民变化,村委会变化,镇里不能再变化了,说好了更好,说不好,镇里面答应把地租退还给我们的不能说话不算话骗我吧!程主任说先去统计统计看看有多少要承包的有多少不愿意承包的有个3家两家不愿意承包也得把地钱给他们。我们说:是愿意继续履行合同的把地钱发了有几家不愿意履行合同的地钱不能发,我们要起诉他们赔偿我们的损失,我们要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程主任说回去统计统计再说,让我们等他话。
       1月15日上午程主任来我们基地给说:统计出来了差不多有60%-70%的还是愿意承包费,其余也是真有不想承包的,大约有一百七八十亩地,说最好能接麦地,要是不接麦地只有政府接,然后让周洋种,亏欠由政府承担。我给程主任说把愿意继续履行合同的名单统计出来,看看具体有多少户要承包的,有多少亩地。
       多方协商未达成一致的情况, 1月16日下午就把地租发了,同时刘世昌又给高镇长,陆某华,刘某东,刘某打电话问为什么不按照说的办,私自就把地租钱发了?高镇长,陆某华回复说是:党委政府要发的,和他们没关系。刘某东和刘某回复:对发钱的事情不知道。
       截止目前,刘世昌的农业合作社承包土地被别人耕种的耕种,撂荒的撂荒,他打给镇里担保的土地承包款已被下发给农户,和农户签订的合同成了一张张废纸,村镇领导无数次的调解和出面解决成了一个笑话!他该找谁来为他主持公道!又有谁为他的遭遇埋单呢?
 
来源:江淮燕赵
原文链接:https://view.inews.qq.com/a/20230216A03K9900?uid=574077281&chlid=user_center&c_buffer=aid%3D20230216A03K9900%3Bappver%3D7.0.60%3Bts%3D1676527684546&sign=AAwhUZy3ykN4mRaoBmXJqXFiPtaK9pQGSC3SckbI8RPbZVP7k4eMW%2B0CBfChj0SOTcixVKtzQTXLjFtuVDYF9BW0SW9qQYQbVA3eymwphuO0dkDzrJlOXVAj5h5sCGoiMsi%3D
  • 安徽颍上:胜诉两年多没执行到一分钱, 安徽颍上:胜诉两年多没执行到一分钱,

    近日,家住安徽省霍邱县的欧建春公开举报安徽省颍上县法院执行局不作为乱作为,案件胜诉后,申请执行两年多不仅没执行到一分钱,并且原告租赁给被告的设备还被卖掉! 据欧建春...

  • 北京大成所长春律师鼓动官员打无理官司 北京大成所长春律师鼓动官员打无理官司

    本站讯 自2021年7月份以来,多家网络媒体曾经先后以《明知无理却鼓动官方打官司?北京大成所长春律师被指颠倒黑白》、《鼓动政府打无理官司,北京大成律师所长春律师遭投诉》、《...

  • 白山市赵珉犯多桩重罪却被轻判强烈要求 白山市赵珉犯多桩重罪却被轻判强烈要求

    白山市赵珉犯多桩重罪却被轻判强烈要求查处其背后的保护伞 关于白山市赵珉漏罪、重罪轻判和其背后保护伞的实名举报 尊敬的中央和吉林省纪委、监察委、政法委、督导组(巡视组...

  • 男子工伤致多处骨折,公司和外包队老板 男子工伤致多处骨折,公司和外包队老板

    我在江苏明盛化工有限公司工作时摔伤致多处骨折,到现在还没恢复好,律师说这是八级工伤。事发以来,公司和外包队老板态度冷漠,至今仍未得到公正处理。近日,在江苏省灌云县...

  • 辽阳县法院一次十万元的权钱交易导致我 辽阳县法院一次十万元的权钱交易导致我

    我是一名普通老百姓,我始终相信人民法院为人民,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为人民伸张正义。然而,辽宁省辽阳县法院一张400元的假还款收据,一场10万元的权钱交易,一场白...

  • 政策的温度何时才能融化司法的坚冰? 政策的温度何时才能融化司法的坚冰?

    政策的温度何时才能融化司法的坚冰? 辽宁大连一企业申请合规整改被拒后续报道 2022年5月,多家网络媒体报道了辽宁省大连金瑞仕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在审查起诉阶段申请合规整改被大...

  • 国粹艺术名家——杜清文 国粹艺术名家——杜清文

    杜清文艺术简介 杜清文,中国当代著名书画家。中国榜书协会会员,北京市美术家协会会员,少年时受教于国画大师田世光先生,主攻工笔花鸟。自幼爱好书法,后拜著名国宝级书法家...

  • 安徽萧县:合同期内承包农民土地被煽动 安徽萧县:合同期内承包农民土地被煽动

    近日,家住安徽省宿州市萧县刘套镇李圩村的刘光彩在网上公开求助,其儿子刘世昌承包农民的土地被煽动涨价,随后出现阻拦收割机、阻止不让耕种等行为,致使其承包的耕地撂荒...

  • 吴晓莉的《秘密花园》:一位女性最深层 吴晓莉的《秘密花园》:一位女性最深层

    吴晓莉的《秘密花园》:一位女性最深层的灵魂图解 吴筱苈(吴晓莉) 莉凡姐妹影业联合创始人、中国电影家协会理事、一带一路城市影视联盟主席、世界丽人WORLD BEAUTY大赛全球赛区...